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穿书之我在末世演反派
展开

穿书之我在末世演反派 猫芼 著

连载中 公众 VIP 短篇短篇小说

18.38万字| 2总保藏

舟漪澜莫名绑定了一个末世反派系统,就此开始了兢兢业业的找死之旅......
  第一次见面,她就胆大包天的让男主给她擦鞋。
  第二次见面她就直接抢了男女主的异能核。
  第三次见面就更加跋扈狂了,直接截胡了男女主找到的所有物资。
  ······
  就这样不绝的把本身往死路送,舟漪澜觉得本身扮演得挺成功的。
  直到有一天,她被男主按在阴暗的房间里强吻了,舟漪澜惊悚了。
  “你···你···你干什么?”
  江珹眼里翻滚着压抑的想望,声音低沉嘶哑,“怎么,你一直和我作对,难道不就是想引起我的注意吗?”
  舟漪澜:·······
  心里有句脏话想跟你说一下,不知道你想不想听?
  已经有存稿啦,入坑有包管哦~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介绍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介绍票,期望你的鼓励

投介绍票

月票本月票数

163

排名42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商议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猫芼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40.78万

  • 创作天数

    177

其他作品

  • 只怪宫主她过分标致

    李瑾玄登基之后,决定铲除对皇权威胁最大的天宫,恰好天宫也是幼主继位,李瑾玄觉得这个计划可以提上日程了。 一开始幕僚心腹劝李瑾玄使用美人计的时候,李瑾玄是拒绝的。朕堂堂天朝皇帝,拿下一个江湖门派还需要牺牲本身的美色?颜面何存?   后来,在各种阴谋阳谋轮番上阵之后,李瑾玄看着望着本身笑得一脸玩味的天宫宫主,默默伸手解开了腰带.....   阮微婳:我只是有个爱情想和你谈一下,而你竟然想图我的家产?这样岂不是显得本宫主很没有魅力?   爱国:想我一只猫老大远的从现代穿越到古代不是主角也就算了,竟然还是一缕残魂生智?难道本来我还应该是个白痴吗?   云深谷谷主褚华胥:什么家国大义,什么爱恨情仇,都没有本谷主找到天石飞升成仙紧要!   众人:都没有人告诉过你飞升上去连空气都没有的嘛?   .....   本文前期女追男,后期撒狗粮!1V1,双洁,轻松小搞笑!

    加入书架

同类介绍

  • 穿书回到提督大人少年时

    程溁

    她书穿成了女配,幸福兮兮地混在公堂的男男女女中,正等着知县大人配婚。女年十七,父母不嫁者,使长吏配之。按照剧情她注定是炮灰,超短命的那种。她不认命,急切的视线在人堆里可劲儿地扒拉,终于挖掘出他。夭寿呦,感情这小哥哥,竟是男二!连女主都无法觊觎的狠人!这位爷有秀才功名在身,却被至亲算计,入宫成为残缺不完整的太监。他生生地熬过种种苦难,任御马监掌印太监,最后成了人人敬畏的提督大人。他曾颠沛流离,人人嫌

  • 陆先生爱她很多年

    莓海墨

    别人都说青春期的爱情是甜甜的,可沈念安却觉得本身的青春期像是不小心喂了狗!别人都说女追男隔层纱,可沈念安却觉得她跟陆磷贰之间隔了一个撒哈拉大沙漠!第一次见面,她不小心强吻了他,被他骂了一句神经病。第二次见面,她当着全班人的面要他做她男伴侣,还是被骂了句有病,第三次见面,她为了他特意去染了个黄色大波浪,又被骂了句出门不照镜子。第四次、第五次…每次都是她在追追他的脚步,比及她累了要舍舍的时候,他却不知

  • 重生后再遇顾先生

    金酒香

    全糖去冰重来一次,你还会嫁给本来的老公吗?答案是什么?江知不知道。***江知重生了,重生在了和顾先生相亲的当晚。顾渊,在她的配偶栏占据了十年的男人。这个男人没有让她很富有,但也没有让她没钱花,他们走过婚姻的磨合期。为家里芝麻绿豆的小事争吵过,为孩子的教育争吵过,为婆婆的事闹过,不过,生活不就是由这些琐碎组成的嘛?只是,这种快乐与幸福并存的日子江知不想过了。至少现在不想。想给本身放个假,定个小目标,

  • 他来时有星光

    北风未眠

    【同名出版已上市,淘宝当当京东均有销售。】【新书《顶流他贪图我的美貌》】冷艳毒舌女明星VS铁血硬汉男警察每个人都有本身的罪和执念,在看不见的地方日夜熬煎。爱上你是穷途末路,也是星光里的救赎。*以破案为辅,谈爱情为主的小甜文

  • 又被他肆意偏宠了

    蓝九朵

    【苏宠撩】纪雾就是个事儿精。初见许时:纪雾握着水杯的手一抖,把人衣服打湿了。纪雾无辜的眨眨媚眼,“我不是故意的,但我可以帮你洗干净呀。”许时凤眸微抬,没说话。二见许时:纪雾抱着只狗崽子,敲响了隔壁房门。美眸蒙着水雾,楚楚幸福,“我家狗子病了,许医生能不克不及救救它……”许时:“……”他不是兽医。三见许时:纪雾轻车熟路的翻墙,进了他房间。媚眼轻挑,红唇微勾,“怎么……在等我?”*纪雾就是个事儿精,作天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