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师父他总是不对劲
展开

师父他总是不对劲 汐池 著

已完结 公众 VIP 短篇短篇小说

34.02万字| 27总保藏

褚小桃一直以为师父说的长师如父真的是长师如父,关键她丢了一魄,所以脑子里一直缺根筋。

但便是这样,她也从未想过她的师父,众仙眼里最是修身养性,秉节持重的清离仙尊,会骗她!

交个伴侣,师父说:“狐者善媚,吸你精气,害你性命,乖,不跟他玩。”

褚小桃:“好,好的师父。”

共泡温泉,师父说:“想要摸便坐为师怀里,自家师父,怕什么?师父又不是别的男子。”

褚小桃:“可,可以吗?”

中了烈药,师父说:“为师自难以解毒,过来,这很正常,你是本尊的徒儿,理当如此,别的师徒也是这样的。”

褚小桃:“这,这样吗?”

最后,毕竟还是清醒了的褚小桃:“师父,我看上了一个人,我要跟他成亲。”

向来对徒儿宠溺温和的清离仙尊一念入魔。

褚小桃:“这个人就是你……”

魔气渐收,神印回归眉心。

褚小桃:“你的师兄清暮神君啊。”

神印破裂,再次入魔。

褚小桃斐然一笑:“哎呀,骗你的啦,你还真信了。”

入魔入到一半的清离仙尊:“……”

孽徒!

结果她师父硬生生被她气的走火入魔失忆了。

失忆了好,失忆了她就可以勾三搭四。

清离仙尊:“那福禄仙君性情不好,你莫与他过于亲近。”

呔!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介绍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介绍票,期望你的鼓励

投介绍票

月票本月票数

10

排名418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商议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汐池

  • 作品总数

    5

  • 累计字数

    200.71万

  • 创作天数

    608

其他作品

  • 兄长他总是不对劲

    只因看了那坐在海棠树下石桌前饮自醉的男人一眼,孟辞这辈子就折了进去。 后来的后来,孟辞脸上笑哈哈举止端庄大方,心里却是呵忒一句狗东西。 自家夫人都要死了,竟然还要去为旧情人查案,任她再强的医术又如何,等得了他三旬,等不了他一世,最终还是含恨而终。 主要是和离书没能交出去,想到死后还要跟那家伙同穴…… 噫~ [叮,欢迎来到最强求生想系统空间——] [???] 感恩上苍,给了我重来…… [亲,您需要做满九百九十九个积分任务,才能兑换重生大礼包哦。] [……] [其实我挺甘心的。] [亲,系统可以监测到您的心绪波动,请不要口不对心哦~] 千帆过尽过,孟辞终于可以重生了,那些不甘却已经在无数个世界的打磨中烟消云散,她佛了……才怪! 不克不及浪费那么多积分给她兑换的额外气运礼包啊。 当钮枯禄心机孟辞成了锦鲤附体躺赢孟辞,她开始放飞自我,只是还没嘚瑟多久,就发现自家兄长貌似有些不对劲。 阿谁眼神,咋有点像曾经被她惨无人道渣过的……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就算他能踏破虚空,但有天道禁制在,他是不会成功的。 可她究竟低估了阿谁被她逼疯的男人变得有多可怕。

    加入书架
  • 帝君他总想杀本身

    成仙前,朝露所愿的,一是与心上人执子之手,白首到老,二是希望能变得更强,爱护哥哥,三是师尊身体能好些,早日突破飞升。 可后来,心上人移情别恋,哥哥被心上人喜爱的女子害死,师尊也没有飞升,反倒是她,阴差阳错,去了天界。 当然,她为哥哥报了仇,也断了那份尘缘。 从他吞了哥哥内丹时,这便注定是个死局,她不想在鲜血淋漓的棋盘上落子,只能连这对弈之人,也一并舍舍。 成仙后,朝露所愿的,便是找到渡劫回天的哥哥。 可后来,不仅是哥哥,连同师尊,都是上清天帝君的一缕神魂? “……” 冷静下来,朝露抱着不多想,照料好帝君现在病弱身子的念头,每月勤去送药,但,总觉得帝君哪里不大一样,还有帝君看她的眼神,也有种说不出来的怪。 不过她也没想深究。 然而有一天,她看见了哥哥,还看见了师尊! 本来帝君竟把下界那两缕神魂从体内剥离出来了,那真是……太好了。 于是,她没再去送药,全神贯注在哥哥跟师尊身上。 结果没多久,帝君便提着剑要斩杀他两缕神魂,问原因,平日随性温和的脸上竟还露出几分委屈之色,义正言辞控诉她:“你心太偏了。” 朝露:“……”??? 那啥,帝君你这本体犹如跟我没什关系啊?

    加入书架
  • 奈何锦鲤要作妖

    小鲤鱼精生来没什么大志气,顶着惹人觊觎的体质和超强的气运,她吃喝玩乐无所不克不及,顺带还养了个小哭包做童养夫。 不过不知怎的,养着养着竟然把她圈起来,说什么她的眼里只能有他一个人。 不正常,有弊端,得溜。 于是,她寻了个机会就跑了,但怕被找到,再加上栖身的小窝被毁,便顺理成章赖上了清月不雅,黏住了那长身如玉,美色不凡的不雅主。 不雅中日子多清苦,主要还是那道士对她管东管西的,严格苛刻的跟个老夫子似的。 但不知为何,从回溯镜中出来之后,他便开始对她变得温和起来,虽然还是会管教她,但撒撒娇也不会再说她眼睛是不是抽筋了。 只是这改变随着时间的拉长犹如越来越诡异了,说好的禁想严格古板正直无私呢?我就看那么一眼啊,就看了那么一眼啊,你就把人家弄到十万八千里去了! 果真,这也是个不正常的,要跑。 道长摸着她的小脑袋瓜子,语气安祥,却让人有一种惊悚的感觉。 “想去哪里,我陪你可好?” “不好。” “那就别去了,外面危险。” “……哦。” 《这是一个渣的坦坦荡荡的小鲤鱼精遇到了一个看似严格禁想,古板正经,实则掌握想极强道不雅不雅主的故事,总之,前期浪到飞起,后期怂到哭泣。》

    加入书架
  •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新书《兄长他总是不对劲》,追妻焚化炉,男二上位,可移步看看。) 在萧玉儿记忆里的沈黎安,清润儒雅,气若幽竹,款款温和,是个如清风明月般好看,几乎没什么脾性的男子。 每次吵架的时候,最先妥协的必然是他,甚至连争吵都只是她单方面的,因为对他来说,夫妻之间就应该相敬如宾,至于吵架,是没有必要的。 只是有的时候爱一个人又怎会不计较? 贪心地想要得到他的喜爱,最后却发现本身在他眼里竟然只是一份责任。 他很好,是她不好,一厢情愿的喜爱,自以为是的守护,到最后换来的却只是他一句无悲无喜的轻叹。 依旧温和的嗓音,却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无力,以至于后来她毒发身亡,也从未怨过他什么,是她喜爱上了他,所以错的是她。 只是从未想过,她竟会重生? 再一次面临人生的抉择点,这一世,她只想找一个平坦的人安然稳顺的过一辈子,至于丞相府中那位瞎眼的沈二公子,已用半生领教,这一世...爱咋地咋的,反正她是不奉陪了。 乖乖待在丞相府静等小娇妻嫁过来的沈二公子原本温润如玉的面容瞬间阴鸷的仿若堕落暗中的谪仙。 嘴角勾起乖戾病态的笑容,扼着她的脖颈,晦深的眸中闪过猩红色的暗芒,“玉儿乖,不闹。”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慢慢亦漫漫

    1,188 迷妹值

  • 2

    言吧书友16174399266603926

    922 迷妹值

  • 3

    meilinge

    740 迷妹值

  • 4

    言吧书友14983505354199005

    702
  • 5

    RUICHEN777

    671
  • 6

    樱花配奶茶

    542
  • 7

    言吧书友15113455102424737

    533
  • 8

    谢勒个妞

    435
  • 9

    言吧书友16177850117469090

    410
  • 10

    言吧书友15851071723562469

    200

同类介绍

  • 穿书回到提督大人少年时

    程溁

    她书穿成了女配,幸福兮兮地混在公堂的男男女女中,正等着知县大人配婚。女年十七,父母不嫁者,使长吏配之。按照剧情她注定是炮灰,超短命的那种。她不认命,急切的视线在人堆里可劲儿地扒拉,终于挖掘出他。夭寿呦,感情这小哥哥,竟是男二!连女主都无法觊觎的狠人!这位爷有秀才功名在身,却被至亲算计,入宫成为残缺不完整的太监。他生生地熬过种种苦难,任御马监掌印太监,最后成了人人敬畏的提督大人。他曾颠沛流离,人人嫌

  • 陆先生爱她很多年

    莓海墨

    别人都说青春期的爱情是甜甜的,可沈念安却觉得本身的青春期像是不小心喂了狗!别人都说女追男隔层纱,可沈念安却觉得她跟陆磷贰之间隔了一个撒哈拉大沙漠!第一次见面,她不小心强吻了他,被他骂了一句神经病。第二次见面,她当着全班人的面要他做她男伴侣,还是被骂了句有病,第三次见面,她为了他特意去染了个黄色大波浪,又被骂了句出门不照镜子。第四次、第五次…每次都是她在追追他的脚步,比及她累了要舍舍的时候,他却不知

  • 重生后再遇顾先生

    金酒香

    全糖去冰重来一次,你还会嫁给本来的老公吗?答案是什么?江知不知道。***江知重生了,重生在了和顾先生相亲的当晚。顾渊,在她的配偶栏占据了十年的男人。这个男人没有让她很富有,但也没有让她没钱花,他们走过婚姻的磨合期。为家里芝麻绿豆的小事争吵过,为孩子的教育争吵过,为婆婆的事闹过,不过,生活不就是由这些琐碎组成的嘛?只是,这种快乐与幸福并存的日子江知不想过了。至少现在不想。想给本身放个假,定个小目标,

  • 他来时有星光

    北风未眠

    【同名出版已上市,淘宝当当京东均有销售。】【新书《顶流他贪图我的美貌》】冷艳毒舌女明星VS铁血硬汉男警察每个人都有本身的罪和执念,在看不见的地方日夜熬煎。爱上你是穷途末路,也是星光里的救赎。*以破案为辅,谈爱情为主的小甜文

  • 又被他肆意偏宠了

    蓝九朵

    【苏宠撩】纪雾就是个事儿精。初见许时:纪雾握着水杯的手一抖,把人衣服打湿了。纪雾无辜的眨眨媚眼,“我不是故意的,但我可以帮你洗干净呀。”许时凤眸微抬,没说话。二见许时:纪雾抱着只狗崽子,敲响了隔壁房门。美眸蒙着水雾,楚楚幸福,“我家狗子病了,许医生能不克不及救救它……”许时:“……”他不是兽医。三见许时:纪雾轻车熟路的翻墙,进了他房间。媚眼轻挑,红唇微勾,“怎么……在等我?”*纪雾就是个事儿精,作天作